二度回港IPO:马云没来张勇主持,阿里变了,阿里没变
2019-11-27 19:04:3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昨天,我在港交所第二次围观了阿里巴巴集团的IPO活动。

上一次在纽约,阿里巴巴集团首次IPO,紧张刺激,交易厅的电子屏幕上数字不断闪烁,四个小时后,开盘价才最终落定。

这一次港交所IPO,仪式简短得只有不到一个小时,稍显平淡低调,但却异常温暖。

接任马云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张勇,致辞的主题是“回家”,说到“香港我们来了”,“我们回家了”的时候,现场的掌声持续了二十多秒。

而阿里和港交所这对老相识,曾经小有争执,如今终于放下心结拥抱在一起,有种老友重逢的喜悦。

2019年的港交所上市,与2014年的纽交所上市,两个阶段,阿里保留了什么,阿里改变了什么?

第一,同样的破纪录IPO。

2014年9月,阿里在纽交所IPO时,破了记录,成为上市首日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。在全球的互联网领域,当时阿里的市值也仅次于谷歌早了十年上市的谷歌。

阿里在港交所IPO,再次破了记录。此次,阿里巴巴最多在港集资1012亿港元(约合130亿美元),为2019年全球规模最大的新股发行。

第二,客户第一没变。

高管团队台下坐,客户敲锣当主角,纽约上市如此,香港上市也是如此。

纽约IPO时,曾有人建议马云和八位外部代表一块上台。但马云拒绝了,他担心自己会抢去其他人的风头。

这次的敲钟人增加到了10位,同样也是客户代表。

这种持续的仪式感,会让你发自肺腑的相信,阿里“客户第一”的理念不是喊口号。张勇会后交流时说,“我们永远这样讲,我们很坚定,我们在路演的时候,在各种场合都这样说,我们是客户第一、员工第二、股东第三”,他认为,只有客户满意了,才能给股东带来好的回报。

而且,两次敲钟人合计十八位,阿里巴巴创始团队是十八罗汉,这个巧合也很有趣。

第三,全球化程度提升。

2014年的8位敲钟人,有1位美国人和7位中国人。2019年的10位敲锣人,来自四大洲8个国家,全球化特征很明显。

而香港,恰恰是阿里诸多业务全球化的第一站。1999 年,阿里巴巴就在香港设立了办公室。2014年美股上市后,全球化成为阿里三大战略之一。同年,天猫国际在香港注册,5年多过去,已有全球78个国家和地区22000多个海外品牌入驻天猫国际,8成以上品牌是首次进入中国市场。

第四,从颠覆者到赋能者,从电商到商业操作系统,更从容更自信。

敲钟人的职业背景也变了。

2014年,8位敲钟人中,3位是卖家,还有快递员、淘宝用户,以及淘女郎等,都来自泛电商生态。

2019年的敲钟人,既有电商创业者、消费者,也有设计师、码商、智能农业工程师、物流分拣师、全球游线路规划师等等。

2014年,阿里还是电商公司;2019年,阿里成为了数字经济体,横跨数字商业、数字金融、云计算、智慧物流等在。

还有一个变化在暗处。

2014年,阿里给人的感觉很凶悍很紧绷,当时的阿里有些焦虑。

2013年9月,社交产品来往上线;2014年春节上市,微信红包上线,被马云比喻为“偷袭珍珠港”;彼时,支付宝和银行业也是剑拔弩张。

后来,来往败了,但钉钉成了;微信红包起来了,但坚守了金融属性,支付宝及其本地钱包合作伙伴的累计用户达到了12亿;蚂蚁金服不做FIN了,要做TECH;阿里开始定位于商业操作系统,要赋能包括线下零售业在内的传统商业,等等。

阿里对外的火药味儿没了,但内部其实更自信更从容了——阿里已经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。

第五,从马云时间到张勇时间。

这次IPO,马云没来,据说在非洲。忙着致辞交流的张勇,并没有第一时间给马云打电话,但是他觉得马云应该通过网络看到了。

半个月前的双11,每年必然压轴登场的马云,也没来会场见媒体。

一个上市,一个双11,马云都没来,是因为马云无需再来,是因为阿里实现了真正的制度传承。9月10日的交棒仪式上,马云说,“今天不是马云的退休,而是一个制度传承的开始。今天不是一个人的选择,而是一个制度的成功。”

马云真的放心了。

第六,两个池子一汪水。

作为全球首个同时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企业,两次IPO到底是什么关系?就好比两个相通的池子。美股投资者可以把美股的存托凭证转成香港的股票,从美元兑换成港币,从一股变成八股。

一换八的比例,也和汇率有关,目前1美元约等于7.8港元。为了转换方便,所以直接一换八。

现在,阿里港股市值大概比美股多1000亿港币左右,存在一定的市值差。

这个市值差会不断波动,不会无限扩大。基于流通机制,市场调节会不断填平套利空间,两地市值就会趋同。

第七,从港交所的门外汉到港交所的带路人,不是妥协而是共赢。

其实,阿里一直对香港心有所属。

2007年,阿里B2B业务在香港上市。2014年,阿里巴巴集团IPO首选地还是想香港。彼此阿里合伙人制度,与港交所坚持的同股同权制度有冲突,蔡崇信代表阿里,和港交所总裁李小加你来我往公开辩论数次。

合伙人制度是阿里的底线,当时马云说过一句话,上市是结婚,在哪里上市就像结婚典礼在哪里办,言下之意,地点没那么重要。

最终,阿里远走纽交所。而港交所也错失了一个大单。

去年,港交所修改了同股同权的条例,远嫁的阿里最终回归了港交所。

很多声音认为,这是港交所的妥协,但我认为这是进步。如果不是当年和阿里的一番唇枪舌战,港交所不会这么快修改相关规定,那时候,错失的就不止一个阿里,还是整个时代。

阿里回归上之后,港交所得以碾压纳斯达克,登顶2019年全球交易所IPO融资额榜首。

李小加对阿里回归“特别感恩”,尤其在香港经历动荡之时,阿里以回归力撑香港,尤为珍贵。

而且,阿里回归还有示范意义,李小加已经开始吆喝了,“今天,香港把’家’准备好了,让阿里成功回到了这个家,在这个家’安家落户’。我相信今后还有很多浪迹天涯、周游世界的公司,都会陆续回家、回港。”

第八,9988是什么意思?

9988这个股票代码,是阿里特意选的,为此,阿里向港交所捐赠了100万。

我特意了解了一下,企业都爱靓号,所以从1999年起,港交所开始推行“股份代号慈善抽签安排计划”,上市公司向香港公益金捐款,就可获得选号权,为公益做贡献,也讨个好彩头。

88意为“发发”很吉利,而且阿里B2B业务早年的代码是1688,有个传承。99这两个数字也很讲究,阿里1999年创办。此外,回港IPO被定义为“回家”,九九归一,也有回家之意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